歡迎訪問諸暨在線文學專區! 江苏福彩快3官方网站下载人才交流網 | 諸暨房網 | 購車網 | 五金機電市場 | 油漆市場 | 珍珠市場 | 襪業輕紡市場 | 五金水暖市場 |
 
諸暨資訊 | 政府部門通知 | 公共服務中心 | 招投標信息 | 百姓論壇 | 便民服務 | 法律咨詢 | 諸暨概況 | 諸暨旅游 |
諸暨商訊 | 二手市場 | 網上商城 | 互助信息 | 交友中心 | 許愿墻 | 文學頻道 | 攝影專區 | 諸暨QQ群 | 企業建站 |
江苏福彩快3官方网站下载
 
父愛如山一樣沉默
作者:清風徐徐  2019/4/12   被瀏覽 2586 次  評論 0
?。ㄒ唬?/P>

人們常說,父愛如山。但年少的時候,我并不知曉父愛這個詞語的意義,我只知父親是個不太回家的,坐火車也不用買車票的鐵路工人。其時,父親常年在蕭甬支線上一個叫臨浦的四等車站。我沒有去過這個小站,后來才知道這樣的小站,堪比古時候的邊關驛站,前不著村,后不著店,明晃晃的鋼軌穿山越嶺,小站是山的小腳丫上的一個逗號。再后來,父親因他年邁的父親即我的爺爺需照應而調到了浙贛線的某個三等車站。車站建在一座叫作陶朱山的山西麓,我家的前門正對著長長的站臺。我每天可以見到月臺上密密麻麻行色匆匆的旅客,擠來擠去上上下下,更多時候他們在等待一列車的到來。綠皮火車呼嘯而來又呼嘯而過。我看夠了這樣的場面,于是就把目光轉向后山。

那時只要空閑,父親總會帶著我們去山上拾柴,挖筍,采松花或掏鳥窩,摘野果。滿坡的野竹筍,山蘑菇,趴在樹身泥土上的一只只蟬蛻,長滿細刺的金櫻子,像小繡球一般的野栗子,以及窸窸窣窣流金溢彩的四腳蛇,一樣樣點亮我的眼睛。

我忽然記起來,那時的父親多么忙碌與粗樸。樸素的父親,穿一件勞動布工裝,一雙洗得發白的電工鞋,總是背了一只油漬灰暗的工具袋。無論夏日炎炎汗水涔涔,還是朔風呼喚大雪紛飛,他總是行走在鐵軌旁,巡視那些寂寞又冷峻的電線桿子,早出晚歸。用他的話來說,每一寸線路的暢通,全是他們通訊工用腳步量出來的,就像他一步一步地丈量光陰似箭。

(二)

那個時候,我是很想走出去的,走向落日孤煙的荒漠,茫茫蒼蒼的草原,或者水天一色的南海,或者冰天雪地的北疆。那年我高考失利,所有走出去的夢想灰飛煙滅,情緒似乎一下子跌入深山谷底,見不到明媚的陽光晴空。

那幾天,父親與我講了許多讀書有用的東西,我一點也沒理會父親的說詞,反而心生抵觸,不勝其煩。父親只是一個初中生,雖酷愛看書,但我知道他看書并非因為什么文學理想,純粹是個人喜好,為了茶余飯后的一點談資。我看過他寫的一篇文章,是有關暴風雨中搶修線路的事,在當時的《上海鐵道報》上刋登了,影響的是橫亙千里的浙贛沿線,在車站也算件大事,轟動一時。

不過,我以為無非兩塊豆腐干大小的版面,并沒改變他的什么,他仍然做著以前的工作。到是鄰居酈叔叔,大字不識幾個,因為會走后門能送禮,官才越當越順暢。我覺得酈叔有權有勢,父親根本不能相比。完全是為了早些遠離這個"卑微"的家,我才重拾課本選擇復讀。

復讀的學校在離開縣城幾十里的山區。我與父親坐了半天車才到。父親把我送到學校,把木箱被褥扛進學生宿舍,安頓好了,然后就急匆匆去趕乘返城的末班車子。我寂寞地站在操場邊的高坡上眺望,夕陽西墜,暮色漸起,一條土路蜿蜒伸向山外。我發現山路上匆忙行走著的父親,孤獨而單薄。他的背微駝著,風吹起一片塵土,也吹起了他灰白相間的頭發。曾經的虎背熊腰,不知何時變得如此瘦骨嶙峋而不堪重負。

暮晚時光總給人以蒼涼的意境。望著他漸漸遠去的身影,我不自覺地生出一些從未有過的憂傷與失落,眼晴似乎也潤濕了。我想起了課堂上老師講解過的朱自清的《背影》。那個夕陽下的父親背影,永久地存留在我的記憶深處。像早年所看的一部什么電影,故事情節甚至片名幾乎全忘了,只記得一幕動容的結尾。

(三)

在我將為人父的時候,"下海"的浪潮聲中,我離開令人羨慕的崗位,學著經商,闖蕩江湖。生活在各式人等中間,風塵仆仆。我學會了抽煙,也學會了打牌,甚至學會了一點爾虞我詐的奸商狡黠。而父親總是說,無奸不商只是過去的說法,做人行商還是童叟無欺誠實守信最好,當然商海無邊深幻莫測,也要善于躲避風險。

彼時,我年輕氣盛,生意也順,總以為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況且他無非是陳詞濫調,有時候,他還在說道,我人已經離開了。那幾年,因為錢掙得容易,一時忘乎所以?;蛐砦冶久揮猩倘說奶旄?,也沒有商戰的足智多謀及兵不厭詐,當市場泡沫萎謝,我便像一只斗敗的牛犢,連本帶利輸得一塌糊涂。應對生活,我捉襟見肘。借債度日中,我不可超脫地生活在飲食男女世俗老道的目光里,我懂得了人性人情終歸是微妙又復雜的東西。為了虛榮,在父母家人面前,我仍繼續扮演著財大氣粗的模樣。

某天,正在為女兒幾百元學費暗暗窘迫一籌莫展,父親來了,默默地從貼身衣袋里掏出一張折疊得很小很小的存單交我,我頓時驚訝得說不出話來,這幾千元也不曉得積攢了多久?于是這筆我眼里曾經微不足道的區區小錢,竟成了我彈盡糧絕四面楚歌的解圍援兵。我仿佛霎時覺醒,我覺得父母是最好的課本,能教會你以前不曾明白的許多事體。

(四)

等我剛剛開始讀懂父親這本書的時候,他卻走了。父親長臥在青山合圍,墳塚點點的鳳凰山的山腳下。清明時節及冬至前后,我都會去祭祀。鑲嵌在花崗巖碑上的父親的那張臉,年輕灑脫,眉眼間笑容可掬,沒有一絲曾經的苦痛。佇立在他的墓前,我傷心得淚水盈眶,我總會想起他最后的一段時光。那些短暫而漫長的時日,他是在病床上度過的,不分晨昏晝夜地躺著,醫者仁心也回天無術,唯有無邊無際的疼痛,像藤蔓一樣越纏越緊。

有好幾回,看到他痛心切骨,默默忍著的樣子,我會突然閃出不如早些讓他去了"那邊"的忤逆思想,這樣的念頭真的令人不可思議。父親大限將至的那一刻,我才曉得,其實父親是不愿沉睡過去的,因為他害怕與我們分離,從此陰陽相隔。奄奄一息的瞬間,他曾那么竭盡全力地說出那兩個字,不肯閉眼。

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事實上,故去的一輩人中很少有無疾而終的,多半在痛苦煎熬中油盡燈枯后歸于塵土。而新的一代,總是在熱切期待中哇哇啼哭,宣示誕生。

生命就像一次不能回頭的旅行,生生不息。多少年前,我依稀是個青蔥年少,正值壯年的父親,為使已故的爺爺能盛上一口鋸屑板制作的薄皮棺木,四出借債張羅。

多少年后,我兩鬢見白,人到中年時,父親的生命卻從此劃上了句號。馬爾克斯曾說過,父母在世是隔在你與死亡之間的一層墊子。此前,我好像總隔著墊子去注視"它“的,并沒有什么切膚感受,直到父親離去后才發覺,自己已站到人生的風口浪尖,除了風燭殘年的母親,以后恐怕再也沒人將我與"它"遮擋了。

(五)

我開始喜歡上驢行,走遍千山萬壑,閱過風景無數,不過,我還是鐘情心中的那座山。那座山的廟尖峰下有爺爺,鳳凰嶺下有我的父親,離此百余里的安昌涂山上有我爺爺的爺爺。從我家的后窗望出去,便是連綿不斷的山巒,春山如笑,李花似雪,桃花灼灼紅了一片天空。夏山如滴,樹木蔥蘢蒼翠。秋山如妝,色彩斑斕的甜甜酸酸的野果綴滿枝頭。即使北風那個吹啊,一場漫天飛雪,山舞銀蛇,玉樹臨風,生出來的也是許多潔白無瑕。四山之意,情景交融,山雖不語,人卻能言。

積雪與月光擦亮漫長而漆黑的冬夜。皎潔的月色下,厚雪覆蓋的山地,人獸絕跡,聲息全無。一只拖了長長尾巴的白狐,踏雪無痕,悄然而去,最終消失在茫茫雪山之中。而我們圍坐在暖意逼人的火盆邊,聽父親一篇一篇地講述聊齋里的千年狐仙?;匾溆惺焙帽卻舐?,讓人感覺美妙虛幻以后,又絲絲縷縷的痛苦。那時候,每當遭際困窘,總有一種溫暖而踏實的情感在我身邊,現在想起來才明白,那些其實就是無處不在的父愛。

現在,我總是會在某些孤立無助或極為沮喪的時候,突然想起我沉睡了的父親來。林深時見鹿,童年記憶里的那只白狐如今你去了哪里?

 
評論 0 篇
發布評論
作者:
郵箱:
主題:
驗證碼 點擊可刷新
 
 
 
地址:浙江省諸暨市暨東路70號諸暨日報報業大樓 客服電話:0575-87020951 87016337 87013038   聯系信箱:[email protected]